猎文网 > 玄幻小说 > 东海龙王! > 第24章 我学会笑了
    第24章 我学会笑了

    每天下午,上官朗读诗书,纤云喜欢在厨房捣鼓一些好吃的糕点给上官送过去,这天,熏言正好想到樱花树下坐坐,纤云忽然急匆匆地把糕点放在熏言手里:“这个,你帮我送到暮霭哥哥的房间去,我现在有急事要出门呢。”

    熏言有些懵,接过糕点,端着糕点缓缓来到上官暮霭房门口,不知道该进去还是不该进去。忽然里面来了一句:“那么害怕见到我吗?都到了门口。”熏言鼓了一泡气推开门,上官暮霭正在低头伏案,看着这涓丽的字,熏言心生崇拜。

    “把糕点放下你可以走了。”上官暮霭头也不抬一下。熏言忽然感觉有点失落。上官暮霭很少对自己这样冷漠的。“你怎么知道我不是纤云?”“那个野丫头做事鲁莽,跟你可是完全不同。一般在几开里外我就知道她来了。”上官暮霭微微一笑回答说。

    熏言轻轻地把糕点放在桌子另一边,正想离去。“看来你对这文章挺有兴趣。”上官暮霭虽然还有点生气,但心里还是很想见到心爱的姑娘。于是故意找话题想留下熏言。“我不认字,只是觉得能把字写得那么好看,甚是神奇。”熏言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“你想学吗?我可以教你。”上官暮霭走过去拿了一块糕点。“就教你写自己的名字如何?”上官暮霭灵机一动。于是,熏言便坐了下来,上官暮霭手把手地教她握笔,好像那天的尴尬已经烟消云散了。“你看,这就是熏言的熏字。你自己练习一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的名字,挺难写的。”熏言开心地喊了一句。一转头,发现上官暮霭正怔怔地看着她,“怎么啦?”熏言以为自己哪里脏了。伸手抹了一下脸。“熏言,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你笑。你笑起来真.....美。”好一会上官暮霭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熏言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来。是啊,十三年了,我居然学会了笑。刚才熏言手里有墨水抹脸的时候弄到了脸上,“你看你,跟只花猫似的。”上官暮霭想伸手帮她擦掉:“不要动,我帮你擦掉。”熏言就这样一动不动,眼睛不经意间抬起,她悄悄地观察着眼前这个男子,他真的很俊朗,深邃的眉目,挺拔俊俏的鼻子。

    这时忽然纤云推门跑了进来。“暮霭哥哥,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?”纤云看到上官暮霭正在给熏言擦脸,气得上前一把扯开两人。“你这是在干什么?狐狸精。”纤云气的大吼。“好了,纤云,你胡说什么啊。没大没小的。”上官暮霭听到纤云喊熏言狐狸精心里很是生气。

    “你!你竟然帮着一个外人。暮霭哥哥,你变了。”纤云生气地把什么东西扔过来,然后哭着跑出去了。两人低头一看,桌子上掉了一个香包。“看来,她刚才说有急事,就是去给你拿香包去了。你不该那么凶地对她。”熏言说。

    上官暮霭捡起香包看了一下,这是示爱的信物。“虽然纤云年纪还小,但其实她知道的,我一直就当她是妹妹。”晚上吃饭的时候,纤云还在房里哭,不肯吃饭,夫人叹了一口气说道:“纤云从小就被宠坏了,这个香包是她跟着绣娘学了好几天的,说是要给你带着科举考试保平安的。你没有收,可能她才很不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娘你别担心,我一会去看看她。但是我可是她的哥哥啊。我收这个东西也不太合适……”上官暮霭无奈地说。“霭儿,慢慢来吧,纤云还是个孩子呢。”夫人也是愁云一脸。她何尝不知道纤云的小心思,但是两人对外一直是兄妹,这又怎么可以呢?但是暮霭对纤云是真心的疼爱,以后万一自己有什么不测,有暮霭照顾一下,自己是真的很放心。

    饭后,上官暮霭端着饭菜来到纤云的房间,拿出今天的香包:“哎呀,听说这是有人给我编织三天才织好的,这小香包真是好看。”“那你还不要,还在那里跟别人......”纤云抹了一把泪,难过地站起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哥哥很快便参加科举考试了,这个小香包,我就当是给我祝福的,行吗?”上官暮霭看着纤云说。“云儿,哥哥是你永远的哥哥,不属于熏言的哥哥,但也只是哥哥,你一直是我最疼爱的小妹妹,好不好?”上官暮霭不知道该怎么说才不会伤害她。“哥哥和妹妹,是不能在一起啊.....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们都知道,你不是......”熏言刚好从房前路过,听到这句话感觉很疑惑,你不是?不是什么,不是亲生的?不是上官家的孩子?但是纤云没有继续往下说了。“云儿,等你长大了,你就会明白的,很夜了,娘和我都很担心你,快点吃点东西,早点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关于这个秘密,从上官暮霭进上官家的第一天就被上官修明令封存,所以知道的人不多。因为父亲曾经告诉过自己,自己的身世也许不简单,当年小渔村被屠村了,唯独自己活了下来。自己要很注意身份,免得再生出事端。多年来,上官修也在努力寻找暮霭的亲生父母,但是到他死去那一刻,还是没有找到答案,不过现在至少,上官暮霭能回忆起小渔村,能回忆起自己的一些经历了。

    很快,月底的科举考试要到来了,这天熏言跟夫人外出给上官暮霭准备一些干粮和保暖衣物。熏言很少逛集市,很多东西都感觉很是稀奇,在路过一个玉石小店的时候,熏言看到一个精致的玉佩,“姑娘真是好眼力,这是店里为数不多的玉佩了,配姑娘的如意郎君是不错的选择。玉佩,还有辟邪的作用,保佑平安的功能。”店主热情地介绍。“熏言,你在哪了?”是夫人在呼唤。“那就要这个吧。不用包扎了。”熏言付了钱急匆匆地往外走,可不能让夫人发现自己的小心思了。

    终于到了上官暮霭出门的这天,按照朝廷的规定,科举七天期间都不能离开贡院。吃喝拉撒都在一个地方,每人单独一间房子。不得交谈考试内容。“霭儿,现在虽说春天了,但是晚上还是很凉,娘特意给你准备了几件厚衣裳。”夫人温柔地递上衣服。“暮霭哥哥,你一定要把我的香包带上,那是保平安的。”“纤云啊,这科举考试查得那是非常严,别说带这个,一只苍蝇都很难飞进去啊。”上官暮霭解释说道。

    纤云有点失落,但也只好把香包收了回来。暮霭左顾右盼,却没有看到熏言的身影。“熏言一早就出去了,你就别等了,以免耽误赶路。”夫人催促着说。“她可真没良心,都不来送送暮霭哥哥。”纤云嘟囔到。“那不管她便是,娘,那我这就出发了。”上官暮霭微微一笑跳上了马车。“出来吧。”马车刚走没多远,上官暮霭就喊道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