猎文网 > 历史军事 > 炼器成神 > 依靠
    时间回到仁唐离开红山,南也顾竹失守,黄瑶惨败,皇帝黄永世要死守帝都。?? ?? ? ?猎文  w?w?w?. l?i?e?w?e?n?.?cc黄陵寿和帝国第一地主胡书堂合兵容关,一副誓雪前耻的模样。

    红山刘青山的中军大帐里,刘山、东门雪、司空常见、火无像、风占云、铁玉兰、狗儿、苏平、等一众将领和幕僚都在。

    东门雪指指桌面上的沙盘说“蓝马人从过了藏圣江就再无调动,当时在东树坡的旧京,虎卫军现统领沙千门因胆小怯阵曾放开树怀、夏年两府,固守银马城。可蓝马西海骑兵集团就是没动,为什么?”略微停顿了下,把手中将鞭指向沙盘上的蓝马“怒斯回蓝马后就再无动静,我估计其中可能有变!要不蓝马人绝不回放过这等良机,打开东树坡,本就是蓝马事先计划好的,怒斯向来运兵如神,其麾下希尔帕里攻下黄西赣榆,西海军打了光猛,从时间上看,不难判断,怒斯是想西海军直插东树坡,打开树怀、夏年通往黄西行省的赣榆,这样蓝马西海军和怒斯军就可兵合一处,蓝马在黄瑶退可守江亭、夏年,攻可取东树坡全境以及黄西、黄东。”

    “哪他为啥子放夏年、树怀而不取呶!”铁玉兰插嘴。

    “怒斯!关键在怒斯。”东门雪很肯定的说。

    司空常见一副了然的样子,然后插嘴“你是说狗日的怒斯出事了?”

    “不好说!”东门雪面无表情,一副坦然相。

    “我看多数是这样,蓝马人从怒斯回国祭奠珀斯卡拿就再没任何战场调动,怒斯也再没有返回战场、、、、、”刘青山插嘴。

    “狗日的珀斯卡拿死的好呀!”刘青山还没说完,司空常见就插了进来。

    刘青山看了看司空常见摇摇了头,指着对方笑道“臭嘴!”

    司空常见回了个傻笑。

    “现在怎么办?帝国南部我们鞭长莫及,北部我们总不能不管吧!”刘山严肃的说。

    正当大家议论的起兴时,三炖儿担着做好的午饭走了进来,放下饭框,把馒头、汤饭、烤肉一一拿了出来,把一盘烤肉放到沙盘旁,在围裙上搽了搽手,递给狗儿一块烤肉,然后对大家说“各位将爷,大家慢用,我那边还有,慢用!慢用!”。

    “打呗!那还用说,现在不打那还等啥子吆?”铁玉兰拿了个馒头递给东门雪,自己夹了块烤肉,东门雪不吃肉。

    “问题是怎么打?如何打?打那?”火无像一只手端着汤碗,一只手拿着筷子比划。

    “、、、、、、、”

    稀里哗啦吃饭的声音,没有人接火无像的话,火无像看看没人接茬,也端起碗喝汤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刘青山放下碗,掏出汗巾擦了下嘴说“其实也好打,就打西海驻扎在沙草滩的骑兵!”

    风占云担心的说“我们是步兵,人数上又不占优势!”。

    “打了就跑!叫他摸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跑过骑兵?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咋吆?”

    “打洛水,把狗日蓝马希尔帕里关在江亭、赣榆一线。”

    营帐里一时间众说纷纭。

    东门雪款款起身,指着沙盘说“我倒是有一妙法,只要蓝马西海骑兵敢大队来袭,定叫他来的去不得!”

    “大队?”刘山放下手中的汤碗,抬起头看了看四周,确定自己没有听错,然后说“沙草滩的小股西海骑兵我们都头痛,那能对付得了对方大队人马?”

    东门雪笑笑没有作答。

    一月22日,几乎是和黄永烈出怀挺同一时间,司空常见和沾毛各带5oo人马出了红山洛河口。

    他们此次的主要任务,就是游击驻扎在沙草滩的蓝马西海骑兵。

    司空常见负责带队袭击,沾毛的弓箭营负责断后。因为狗儿要去洛水置办星星石,和东门雪也一起随队进入沙草滩。

    下午时分,狗儿和东门雪告别了沾毛他们,两个人往下马奔去。沾毛和司空常见带队进继续向光猛深入。

    东门雪和狗儿同乘一骑,是红山前些时缴获37团的一匹白马,白马在黄瑶本就很少,蓝马临近风雪帝国的西海,倒是偶尔会有这种纯白色战马,东门雪喜欢,刘青山也不矫情,随手就给了东门雪,东门雪给白马起名‘飞雪’。

    狗儿坐在东门雪的怀里,不时的问东门雪一些修炼上的事情。

    狗儿现在说起来也是体、元双修的修士,距东门雪对狗儿的观察,她觉得狗儿对力量的理解和应运和普通人都不太一样,你比如狗儿练体功法推山,就东门雪看,现在狗儿对推山的掌握可以说已经是大圆满。一个初入练体三级的未必都会在狗儿的推山面前讨到好去,他甚至能在狗儿的推山上看到体修5级后期的引动气波,就是身体气血到了一定强度,能够和体外的空气和元力沟通的一种表现,练体修士过了六级,就可以通过度和力量,沟通空气和空气中的元力形成强大的攻击技能,比如1o级体修就可以踩气腾空,而1o级体修才相当于元修的宗师境,宗师境是没有腾空这一说的,宗师境也只能低空短暂的滑行,也不过就二三十米的样子。可狗儿的推山的的确确有引动气波的迹象,虽然不是怎么明显。

    体修,分18级,分别对应元修的,武力、武气、武意、元力、元气、元意、道力、道气、道意、宗师力、宗师气、宗师意、武痴、武尊、武圣、化力、归气、神。

    东门雪听着狗儿咿咿呀呀的说着,狗儿大多问的都是一些练体方面的事,有些她也不太好说,练体和元修本就是两个不同的体修,只字之差,远之千里的道理她还是懂得。

    不过东门雪也没让狗儿失望,给了狗儿一部她前些年收藏的练体功法,名唤‘七脉’,可以修到练体5级,是一部人级功法。

    功法,不管是体修还是元修,在大6分天、地、人三级,天级为最高,至于传说中的神级,几乎没人见过,据东门雪了解北大6是没人拥有神级功法的。

    现在狗儿的元气修为已经是武力3级的样子,这也主要和狗儿穿着‘吞噬’有莫大的关系,普通人想不到一年的时间,由一个普通人修炼到武力三级,除了那些世家以及宗门的弟子那是想都不用想,就拿我们的刘青山说吧!不能说没有天赋吧!现在都已经三十好几,也不过在前不久才过了武力境,踏入武气境,那还是他穿着‘吞噬’后才突飞猛进。

    东门雪身上倒是有不少修炼元力的元技,但至少也是元域境的修士才可以学习,现在这些东西给了狗儿未必是一件好事,一来狗儿境界太低,其中的东西他根本无法感悟,二来功法、元技本就是大6抢手之物,在红山虽说不会出现那种世俗之中的强抢,但也得防个万一不是。

    东门雪非常喜欢红山,喜欢哪里早晨淡淡的薄雾,喜欢半兽人蒙塔那种朴素和单纯,喜欢红山军卑微着而又不认输的执拗。在红山上短短的一些时日,她很开心,一种找到家的感觉。

    温暖!几乎是你不去体会它就如空气般存在,她曾经猛然间问自己,假如红山有难,愿意用生命守护否?意识几乎是没经停顿的告诉她,愿意!

    在红山上,东门雪和狗儿走的最近,慢慢的东门雪就把这个古灵精怪的少年当成了自己的弟弟。

    狗儿也非常喜欢和东门雪在一起,他喜欢东门雪荣辱不惊的气质,喜欢东门雪身上那股子女人味,闻到时它就想起了浅草坡的家。

    那个现在已经被战火烧焦的土地,他想念教他读书的村长,给他摘山果的父亲,更想念妈妈。

    东门雪的影子不时的与妈妈的身影重叠,人就是这样,不管虚幻还是现实,心中有了期望,人也就觉得有了依靠。

    把小脸靠的东门雪的胸膛更紧了些,甚至能听到衣服下那颗跳动的心脏。

    远处一声雪鹦的长鸣打断了狗儿的思绪,下马破败的官墙已在眼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