猎文网 > 都市小说 > 最豪赘婿 > 第1799章 抓!
    “难,累,那是说明在走上坡路啊!”

    “下坡倒是不费什么力气,可那又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帝王之路多磨难,一将功成万骨枯,这句话,又岂是空穴来风?”

    江老爷子轻声自语,但他的这番话,叶老爷子却是不会听到了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江老爷子原地站立许久,随后长出一口气,抬头看了看夜空之上的星空。

    越看,脑袋中越是迷糊不已。

    原本无比清晰的星象,此时一片朦胧,甚至给人一种若隐若现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若隐若现呢?”

    江老爷子皱眉自语,这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范畴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,他真的要遭逢大难?”

    “忽明忽暗,代表随时都会陨落?”

    “不应该啊……”

    江老爷子一脸疑惑,也是缓缓走进了房间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距离京城一段距离的某个特殊区域。

    此时,一间装修朴素的房间内。

    灯光照亮,一名老者坐在办公桌前,正在翻看着什么。

    身后的墙上,一张巨大的龙国地图,铺满了整个墙壁一面。

    并且那些地图上,还用红色水笔,在一些地方做出了特殊标注。

    “陈老。”

    一名中年站在距离办公桌两米左右的地方,轻声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陈老虽然已经将近九十岁高龄,但却是眼不花耳不聋,闻言抬起头来,看向了中年。

    “又没‘请’过来是吧?”陈老语气平静。

    中年轻轻点头,随后拿出叶天龙的三星将令,放在了桌面上。

    “叶将用他的大令做担保,我们不得不从。”中年轻声解释道。

    陈老冷哼一声,说道:“昨天,为什么没有来见我,反而隔了一天?”

    中年微微顿了几秒,随后说道:“陈老,将令一出,属下作为兵中之人,肯定不能不遵。”

    “至少,我得听令一天的时间,所以今天来见您,剩下的时间,交给您来决定。”

    中年三言两语,将事情解释了个清楚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,怕是三星将尊,都不能随意伸手。”

    陈老拿起那枚将令看了一下,在手中轻轻摩擦着。

    随后,又将那枚将令放到一边,将手中的资料,缓缓合上。

    这份资料,囊括了陆枫从小到大的,大部分事迹。

    无论是陆家海域,还是江南市,海东市,以及闵城和京城的事情,大部分都跃然纸上。

    毕竟,以陈老的身份,想要调查一个人,那简直不要太轻松。

    “明天,就过去强行带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次,直接给他戴上手铐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,他做了太多事情,竟然都被人暗中一手压了下去。”

    陈老此时,心中明显有些怒气,当即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陆枫一路走来,做的很多事情,其实都触犯了法。

    不过,都是被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陈老准备,给陆枫算算这笔总账。

    中年闻言一愣,小心翼翼的看了陈老一眼。

    他心中有些不明白,陈老怎么忽然就转变了态度。

    “陈老,您那天说,陆枫能代表,天道……”中年忍不住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就凭他,也能代表天道?”

    “看完资料我才知道,他真是陆家的嫡系后代,算是土生土长的陆家人,根本不是我所想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陈老冷笑一声,语气多少带着些许不屑。

    那天他只是一时被震惊到了,所以根本没时间思考太多。

    但是后来冷静下来以后,又觉得不现实,毕竟那种事情,实在是太复杂了。

    然后看完陆枫的详细资料以后,陈老更是觉得,自己当初的想法,是多么的可笑。

    陆枫从小就在陆家海域长大,怎么可能会跟那些事情沾上关系?

    “之前,是我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陆枫兴风作浪了这么久,也是时候受到惩罚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这一路,要是无人帮他,他很难走到今天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有人帮也是他的能力,至少有人愿意帮他。”

    “但,从明天开始,什么事情,都要有个盖棺定论了。”

    陈老缓缓靠在椅子背上,目光深邃到了极点,再也没有那天从邓家离开时候的惊吓状态。

    中年微微点了点头,将这件事情记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陈老,您之前还说,要给上面提出,让叶天龙升任总督之位?”中年再次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也是陈老交代过的,他毕竟年事已高,有些事情会忘记,所以就让中年时刻提醒着他。

    “笑话!叶天龙包庇他,那就是知法犯法,凭什么升任总督之位?”

    “我不连他一起制裁,已经算是给叶家面子了。”

    陈老说完以后,又在心中默念一句:如果陆枫真是自己判断的那样,那叶天龙就能升任,可陆枫并不是,只是一个区区陆家后代,凭什么能让叶天龙升任总督之位?

    “陈老,属下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点了点头,当即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陈老微微沉思片刻,说道:“虽然他不是我判断的那样,但他手中确实掌控着许多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明天还是会先跟他谈判。”

    “先礼后兵,如果他在这个地方,还敢有反抗之心的话,你就将他直接格杀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明天,需要提前做好准备。”

    陈老轻轻一言,仿佛格杀陆枫,宛若是吃饭喝水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中年点头,随后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,逐渐深了……

    并且今天晚上的黑夜,更是显得格外漆黑。

    灯光找不到的地方,那简直就是伸手不见五指!

    白天的时候,还天气晴朗,艳阳高照。

    而到了晚上,天气则是顷刻间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原本的天空之上,月朗星稀,多少还有几颗星星。

    但到了后半夜,夜空已经是一片昏暗,找不到半点星光。

    整个天空之上,仿佛都蒙上了一层黑纱一般,遮挡住了所有光芒。

    并且不知从哪个方向,刮起了一阵阵的夜风。

    刚开始还是微风,随后这风便越来越大,风速也是越来越高。

    风声呼啸,宛若寒冬腊月一般,北风扑面,带来刺骨寒冷。

    整个龙国,一夜之间,温度下降了五度左右。

    风卷残云,变幻莫测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。

    陆枫和纪雪雨一大早就已经醒来,洗漱完毕以后,坐上了早就等待着的车队,朝着叶家赶去。

    今天,算是纪雪雨回门的日子。

    新婚燕尔,三天回娘家,这是很多地方的风俗。

    本来应该是叶家派人来接,不过陆枫不想麻烦,所以就主动带着纪雪雨,赶往了叶家。

    而今天的叶家,依旧是无比热闹。

    叶天龙再次大摆宴席,邀请了很多人一起过来。

    不为别的,就是为了图个热闹。

    三年多前,陆枫和纪雪雨的婚礼极尽寒酸,他也是多少了解了一些。

    所以他现在,就想用自己的方式,尽可能的去补偿纪雪雨和陆枫。

    一大早,叶家这里便是人声鼎沸。

    龙浩轩等人,此时也是将叶家当成了自己家一般,忙活着摆桌椅板凳。

    而叶天龙,则是趁着时间,跟叶老爷子,再次进行了一番谈话。

    “陆枫,您得帮。”

    叶天龙开门见山,话语更是极其直白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帮?”叶老爷子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您怎么帮。您就是得帮。”叶天龙语气很是强硬。

    纪雪雨逼她爸爸,那叶天龙也逼自己的爸爸。

    “我帮不了。”叶老爷子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帮不了也得帮。”叶天龙语气平淡,甚至直接耍起了无赖。

    “混账!”

    叶老爷子的怒火升腾而起,猛然拍了一下桌子骂道。

    “除非,您不在乎雪雨,不在乎雪雨肚子里面,咱们叶家的血脉。”

    叶天龙一点不急躁,只是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一句话,直接将叶老爷子,狠狠的将了一军。

    “你个混账!”

    叶老爷子足足沉默了近半分钟,才恨恨的骂了一声,直接拿出了手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