猎文网 > 都市小说 > 林涛楚梦雪 > 第一千八百零五章 昆山坳的波动?
    对于林涛的询问,昆仑前辈并未给出答复,而是端起茶杯,自顾自的介绍了起来道:“当年,也是看在他照顾你那一个月,细心、认真、不急不躁,生性忠厚,加之时不时上山来探望我,于是我便心一软,收他为徒……”这事林涛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说起来,当年以他和昆仑前辈的实力差距,怎能发现的了昆仑前辈的真正实力?

    真正让他偶然察觉的,就是从那二虎口中意外发现。

    一开始林涛还想不通,那二虎为何要拜师这位出家的和尚,后来,隐约知道昆仑前辈的实力后,林涛也就能理解了。

    一个虽然没有读过多少书,但却在偶然间发现山上老和尚拥有着惊人的武功,少年心性的二虎,怎能按耐?

    于是,在林涛伤快好了的时候。

    对二虎表现认可的昆仑前辈,就收下了那位农家少年。

    以上这些,都是林涛经历过,也知道的。

    而他所不知道的是……“大概在你离开两年后,从我这里学到一些皮毛的他,先是和一群进山游玩的城里人动手打架,被我训诫一番后,第二天,竟然直接逃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昆仑前辈一脸的复杂。

    林涛也有些愕然道:“逃走了?”

    “也许是他感觉他很厉害了,学的那些东西够用了,也许是心野了,自认有能力去大城市闯荡了,然后他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昆仑前辈说到这里,有些唏嘘的摇了摇头道:“后来从他爸妈口中听说,在外面闯了不少祸,伤人,拜师,加入社团,再后来,就是招惹到他惹不起的人,实在躲不掉,于是大半夜里仓皇逃回这寺庙里……但第二天一早,还是被人上门堵住。”

    这一段,昆仑前辈说的很平静。

    但林涛却有一种脱口卧槽的冲动。

    这个王八羔子!他这一刻,是真的心疼昆仑前辈,他甚至都能想到,被二虎仇家堵门的昆仑前辈,那时的心情,是何等的崩溃。

    堂堂三阶巅峰,十余年前力战禹之世界强者的存在。

    结果遇上了这么一个顽劣不堪的徒弟。

    “那后来?”

    “后来,仇家离开后,留下一句无言以对,又走了,这一走,在外面混得不错,连他父母也给接到城里去了,一直到五六前才回来。”

    昆仑前辈说着,止不住的摇了摇头道:“在我这里舔着脸问候一句后,便转身一头扎入了那昆山坳里,一直到现在,也不知道忙个什么。”

    林涛听罢这二虎的过往,忍不住一阵默然。

    怎么说?

    说二虎还年轻?

    还不懂事?

    可是这显然没用,对于昆仑前辈这样一个几乎看透红尘的人来说,二虎的所作所为,不亚于彻底关闭了昆仑前辈对于人性最后一丝期望。

    林涛不知道是什么让二虎前后性情转变那么大。

    但很显然,这已经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“前辈……”林涛还想开口,昆仑前辈已经放下茶杯起身道:“行了,时间不早了,我要做饭了,你是否要留下来吃一顿?”

    “当然,好不容易看望前辈一面,总不能你拒绝我,我这就转身离开吧?”

    林涛叹了口气道:“前辈等等,我把门外的东西拉进来。”

    说罢,林涛转身出门,将牛车赶了进来。

    上面的米面粮油,一件一件的给搬了下来,放进厨房内,而这时,昆仑前辈也已经在灶台前开始忙碌了起来。

    林涛见状,主动来到这种土灶前,一边点火,烧红灶膛,一边好奇的问道:“前辈可知那昆山坳发生的事?”

    “听村民说过!”

    林涛好奇道:“前辈没有去看过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看的?”

    老人的反问,让林涛一时无言。

    你说清心寡欲吗?

    显然,并不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着欲望,只要活着,都有,只不过欲望各有不同罢了。

    昆仑前辈显然不追逐名利,但他也有他的追逐,比如说,心灵的平静。

    想了想后,林涛换了个方式问道:“前辈,你那徒孙方建伦老找你,也是为了昆山坳里面的事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

    想都没想,直接否认。

    林涛闻言,一时间,烧火的动作停下了。

    那方建伦来找昆仑前辈作何?

    而且让昆仑前辈甚至带着警惕的抵触,在初见面时,将自己的意图当成与方建伦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林涛没有再急着开口。

    一边恢复了烧火,一边时不时抬头看向老人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希望很快就落空了。

    “你少放点柴,锅底一会非得让你给烧穿了不可。”

    林涛闻言,老脸一红,连忙拿着一根铁棍,将烧的火红的灶膛内火堆给拨散开来,减弱火势。

    这是一顿很朴实的农家午饭。

    两人一人一个玉米馒头,一碗玉米粥,外加两人共餐一叠野菜炒鸡蛋。

    有了林涛带来的调味品,味道还好。

    不过林涛整个吃饭过程,仍然不是很自在。

    “心中有事?”

    临快吃完了,昆仑前辈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林涛点头道:“嗯,原本以为有二虎那个先例,让前辈收下我的朋友不难,结果一路从江林赶来,现在却不知该作何打算。”

    这倒不是卖惨。

    而是真的心中忧虑。

    说起来,他和昆仑前辈有多深的交情?

    并没有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要计较,反倒他还欠了昆仑前辈的一份救命之恩,人家可不欠他的,所以,这就让林涛更显得有些惆怅不已。

    “其实原本还有一些其他打算,但见到前辈之后,便打消了这个念头,想想,未免有些太过市侩,可能会引得前辈更是不喜,倒是不如不说。”

    昆仑前辈闻言,倒是并未有丝毫矫情,而是深表赞同的点头。

    大有一副你很明事理,那就干脆别说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还不等林涛苦笑开口。

    突然间,一抹淡淡的波动,突然从西南方向传来了。

    几乎同一时间,低头的林涛与对面的昆仑前辈,齐齐抬头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随即,两人一同扭头看向寺庙西南方向。

    那个方向。

    那个距离。

    不正是昆山坳吗?

    “这波动……”林涛与昆仑前辈不约而同放下筷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