猎文网 > 修真小说 > 半仙庾庆 > 第一四二章 又赚了
    既已出手也管不了那么多,然挥剑而来的他却扑了个空,眼前人影消失,他亦跟着人影消失的方向抬头看。

    剑一到手的庾庆已经先一步射向了空中,挥剑苍穹,迎战破空而来的刀幕光影。

    口中爆发出亢奋的铿锵一喝,“天剑式!”

    天降和地起的两人瞬间于空中交战在一起。

    一交手的瞬间,陶永立便大感意外,庾庆竟敢以剑与他的刀来硬碰硬。

    两人虽同是上武境界修为,但同境界内也有高低强弱之分,之前彼此互相“认识”的时候,他就感觉到自己的修为要高庾庆不少。

    何况他这次一刀斩下是从天而降打击下方,更兼双手握刀而斩,而硬碰硬砍的情况下本就是刀的力道更占上风。

    种种优势加持,那个修为不如自己的家伙竟还敢挥剑与自己硬碰硬?

    当……

    金铁交鸣的激烈碰撞声在空中震响,声音刺耳,引的附近山头的人纷纷看来。

    刀剑碰撞的刹那,陶永立脸色瞬间大变,发现自己一刀斩下后竟难挫升天而起的剑势。

    殊不知这正是庾庆敢和他硬碰硬的底气所在。

    他的剑诀心法颇为独特,发力方式比较怪异,内力加持于剑时,是凝缩成树枝状分布于剑体的,而庾庆握剑的手就是树根。

    一旦与外力相撞,和一棵大树的受力方式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力量轰击树枝时,是难以轻易撼动树根的。

    就好比大风吹动树,只见树枝动,难见树根动分毫,除非是非常强大的风力,才有可能把大树给连根拔起。

    若他陶永立的修为能强悍到那种地步,庾庆也不敢跟他对抗。

    只瞬间硬碰,便已搅的陶永立心慌意乱。

    硬碰硬之下,刀势被撞乱了,剑势却依旧是挥洒自如,这要命的关头,人在空中不好借力,连躲都不好躲,他不心慌意乱才怪。

    更恐怖的是,他发现庾庆的剑中无‘君子’,出手皆是大开大合,且有进无退,只攻不守,还有剑势一开便有一剑快过一剑的挥洒之意。

    剑光如蛟龙破海升空。

    凌乱剑影如虹挥洒,又似银龙摇摆,剑光几乎瞬间将陶永立给吞没。

    刀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血水爆出。

    陶永立的身影亦如断了线的风筝般飞出。

    临飞出前,惟余一声吼,“快走!”

    之后便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庾庆人影从爆开的血雨中穿过,凌空倒翻,手中搅动的剑光直冲下方,且又是一声亢奋的喝喊,“地剑式!”

    封尘剑诀分三十六式,分别主六个方位,前后左右与上下。

    迎空而击的剑式为‘天剑式’。

    冲地的剑式为‘地剑式’。

    正前方施展的剑式为‘阳剑式’。

    对身后施展的剑式为‘阴剑式’。

    向左施展的剑式为‘雄剑式’。

    向右施展的剑式为‘雌剑式’。

    而这主六个方位的剑式又各含六式,合计为封尘剑诀的三十六式。

    冲天而起的葛大钧此时亦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他跟庾庆几乎是前后脚起飞的,庾庆冲天而起后,他一杀到,立马就跟着冲天追杀而去。

    令他没想到的是,修为明明不如大哥的那厮竟敢与大哥硬碰硬。

    硬碰硬也就罢了,竟然还…

    交手的时间太短,在外人看来,无论怎么看,都是庾庆一个照面就把陶永立给干掉了。

    葛大钧自然能猜到大哥那声“快走”是朝谁喊的。

    除了是喊给他听的,还能有谁?

    大哥肯定是一交手发现了不对,知道自己兄弟不是人家对手,遇难之前才紧急示警。

    跑掉一个,起码还有报仇的机会不是。

    然而晚了,他已经升空而起,面对挥霍剑光倒冲而下的庾庆,亦手忙脚乱地拼命抵御。

    刺耳的金铁交鸣声当当连响。

    只有真正交手了,葛大钧才知道自己大哥遭遇了什么鬼,才知道自己大哥为何会败。

    两条人影几乎同时落地。

    一道从脑袋竖立到下巴上的血口子,出现在了葛大钧的脸上。

    他似乎瞬间没了思维,脸上的惊恐神色凝滞着,身躯缓缓向后,噗通砸倒,没了动静。

    庾庆横剑在手,看着剑上沾染的血迹,信手运功抖掉,脸上的兴奋表情未消。

    同时也有点遗憾,感觉还没打过瘾,这才刚动手两下就没了,感觉哪哪都不得劲。

    还有那么一点后悔,早知如此,他就不该用计偷袭易立飞,三个人一起上的话可能要过瘾点。

    自从练成三十六剑式后,他就有那么一点自信过头,一直蠢蠢欲动想找人茬,因为他自己觉得封尘剑诀不错,一直想找人试试自己算不算高手,奈何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。

    他总不能无缘无故去找人打架吧?

    谁知好不容易捞上了出手的机会,居然就是对自己所谓的‘大哥们’下毒手,直接就是兄弟反目成仇。

    唰!剑归鞘。

    庾庆没有犹豫,立刻搜查三位同行的尸体,将三人身上的钱财全部搜刮了出来。

    到手那么一清点,嚯,发现比自己身上的钱还多,合计竟有九万两出头。

    他捧着银票有些无语,看向被赶到山那边的灾民,心里算了算。

    一千来灾民,一人五两,最多也不会超过一万两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自己又赚了八万多两?

    这事搞的,他嘴角抽了抽,看看手刃的三具尸体,天地良心,自己一开始真不是这意思。

    再看看四周,心里嘀咕,发现还是抢劫来钱更快!

    没办法,这钱只能是自己的了,估计是老天爷给自己的福报,也算自己没有白忙一场。

    他走回自己的大钱包前,又将这些银票塞了进去,然后将大钱包挎在了身上,这才朝那对青年夫妇招手示意。

    那对青年夫妇远远看着,有点害怕,但是无处可逃,在这种高手面前也不敢逃,只能是战战兢兢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二人到了跟前后,庾庆指了指三位同行留下的三大包干粮,“去,你们过去告诉他们,让他们都过来,就说我要发吃的给他们,还会送他们进上宛城。”

    真的要发吃的?

    夫妇二人惊讶,这灾区还真有杀人只是为了抢东西救他们的人?

    庾庆掏出一块饼,对半撕开,扔给了两人。

    两人地上捡起,边啃边连连点头跑去。

    没多久,一群乞丐般的灾民摇摇晃晃而来,许多人饿的走路都走不动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庾庆这一路上看得多,许多人根本没了走出灾区的力气,然后有些活着的就等着这些人死去,待其一咽气或还没彻底咽气便一涌而上,待人散去便只剩了一堆白骨。

    “一人一张饼,没拿饼的站山这边,拿了的站山那边,谁敢不老实,杀!”

    庾庆面对一群灾民喝了声,之后让青年夫妇两个帮忙发饼,他提着剑在旁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拿到了饼的立刻跑到指定的那边开始狼吞虎咽。

    没多久,饼便发完了,庾庆又允许那夫妻两个各拿了一张饼当报酬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一个少年过来,手里拿着半块没吃完的饼,跪在庾庆跟前,泪眼汪汪,“恩公,能不能再给小人一张饼,小人的娘在那边饿的走不动了,我给我娘拿一张行不行?”

    庾庆见发完一轮的大饼还剩半大包,立刻收拾了扛在自己身上带走,让那少年带自己去那边看情况。

    尝到了甜头的青年夫妇亦步亦趋跟在庾庆身后啃饼。

    到了现场,走了一圈,庾庆发现走不动的岂止是那少年的娘,还有几十个在地上爬,想爬去领吃的。

    庾庆二话不说,见一个扔一块饼。

    等他回头到之前的地方时,发现陶永立三人的尸体已经不见了,地上有血迹拖痕,一回头发现有人在偷偷抹嘴上的鲜血,便知尸体去了哪。

    他脸色一沉,也没说什么,若换了他一开始进灾区,非将贪嘴的全给宰了不可!

    他开始挑稍微精壮点的汉子,让他们做简易的担架,要把那些走不动的人一起带走。卖力的当然也有好处,就是途中会给他们发饼。

    这些人当即捡了陶永立他们留下的刀剑,去砍山上光溜溜的树,用不少死者的衣裳割成绳子做捆绑。

    就这样,等这些灾民吃过了一轮东西恢复了一点力气后,庾庆开始带着他们出发了。

    只要是还活着的,庾庆一个不落全部带上了。

    他一肩扛着半包大饼,一边挎着装满银票的包,蹚行在浑浊污水中探路,为身后的一群灾民领路,直奔所谓的上宛城……

    低洼地带,一条船划行在浑水上。

    船上数名上宛城的官员在照列巡视,查看灾民聚集情况,尽管知道这种巡查方式不能全面,但还是要做,没有任何作为不好交差。

    詹沐春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就在他东张西望四处观察时,杨主事挥手示意了一声,把他招呼进了乌篷内,避开了其他人。

    之后,杨主事掏出了三张面值一百的银票递给他,低声道:“这是你捐出去的吧?我听说后帮你拿回来了,你收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詹沐春一愣,“杨主事可是嫌少?我此番离京身上只带了这些钱,能救一个灾民进城就救一个吧。”

    杨主事抓了他的手,将银票拍回他的手中,“我的状元郎,你想捐,捐个几两意思一下就行,这三百两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詹沐春忙道:“能多救一些自然…”

    杨主事抬手打住,“你以为整个锦国就你最有钱不成?你听我的不会有错,你捐多了不合适。以你陛下钦点的状元身份,只要无大错,几年之内官至六品是很快的,尽量不要给自己惹没必要的麻烦,知道吗?”

    拿着银票的詹沐春似懂非懂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正这时,外面船头忽有人喊道:“快看,有一路很奇怪的灾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