猎文网 > 修真小说 > 我,天煞孤星,爱好交友窦长生 > 第四百零三章 演我,萧天佑他演我?
    前线。

    滚滚的煞气如同云气,不断的冲涌着,犹如千军万马冲锋。

    狂风呼啸的吹拂,大旗迎风招展,中军大帐位于狂风中,犹如礁石一般岿然不动,门口帘幕不断上下起伏抖动,宽厚的手掌掀开,东方神捕大步走入大帐内。

    东方神捕来到大帐内后,一抖自己沾染着冰霜的衣衫,法力不断涌动之下,冰霜开始融化,最后被缓缓蒸发,东方神捕自衣袖内拿出了玉简。

    玉简上面流光浮动,不断上下游走着,隐约间构成了一道锁,这是经过专门处理的玉简,需要特殊的手段才能够开启,要是不懂的话打开,那么玉简就会自毁,杜绝外人探测玉简内容。

    双手郑重朝着窦长生递交过来,窦长生抬手接过玉简开始看起来,这上面详细把后方战斗描述一遍,窦长生浮现出了淡淡笑容,观看完毕后把玉简扔给了东方神捕。

    东方神捕一目十行观看起来,玉简上面内容不在少数,不过东方神捕未曾观看完,就已经开始称赞讲道:“大人算无遗策。”

    “萧天佑妄自尊大。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

    东方神捕刚刚要讽刺一句,当话语开口后,立即就洞察到不对,这贬低对手,就是在贬低自己,直接改口讲道:“萧天佑为当世名将,这是神魔认可,天下公认,如今竟然败于大人手中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不光一身武艺通天彻地,就连大军攻伐,也是天下无双。”

    窦长生喜悦已经消散,下意识的摇了摇头,目光肃然起来,自己算得上什么天下无双。

    这一战能够获胜,完全是开挂的结果。

    自己那金手指每一次深挖,都能够给自己带来惊喜,本来就已经是死亡通知书,能够凭此窥视到一定有用讯息,现如今更是被金窦玩出花来了。

    以赵无渡为诱饵,开始布下陷阱,余下就是等待了。

    上了好友名单者,就会开始遭遇危险,这一种机制,窦长生也说不明白,只是知道要是有一颗陨石坠落下来,真正会砸死谁是随机的,但要是有赵无渡的话,那么必然会砸向赵无渡。

    窦长生也不晓得萧天佑会因为什么攻击赵无渡,只是知道当把赵无渡列为目标后,萧天佑必然会选择赵无渡,运气不佳,气数已尽,霉运盖顶等等,也不知道什么形势。

    最后总结下来,只知道开头和结尾,中间过程不晓得,可这就已经足够了,窦长生能够凭借这线索,开始去逆推,去布置陷阱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实验,称得上是非常成功。

    原来这才是好友正确打开方式。

    窦长生看向好友名单。

    【好友:赵无渡(师父)】

    自家师父依然在好友名单上面,诸如名字变淡,字体消失等等,各种情况是一个也没有出现,而且任务也存在,倒是没有专门列出,可那几个终极任务一直存在,这是可以反复完成的。

    所以自家便宜师父,依然没有逃脱掉危险。

    窦长生心中叹息一口气,自己虽然有心,可却是无力,无可奈何啊?

    自家师父未来还能够担当诱饵,为徒弟吸引火力。

    旋即此念想就被窦长生给斩灭了。

    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自己一定是被金窦影响了,不然怎么会生出此种大逆不道的想法。

    这不是自己的错,是金窦的错,也是世界的错,一个人在这种吃人的世界保持本心,实在是太难了。

    一旁东方神捕满脸红光,犹如喝醉一样,用着兴奋语气滔滔不绝讲道:“叛军由三方构成,其中乾侯世子为首,余下是萧天佑,再次是禀侯。”

    “萧天佑虽然不像是禀侯有一国之力支撑,可后方传递来的情报上面已经说明,萧天佑已经突破至武道一品,手中更是有着一柄一品半神兵,”

    “这一柄刀不出意外,就是老梁王手中那一柄,是由昔日太宗时期铸造,由朝廷赏赐老梁王,老梁王就是凭借这一柄碧玉寒光刀辅助了亚圣开创了太宗盛世。”

    “萧天佑势单力孤,可实力足够强,再有九幽冥教余孽相助,背后洞天资源支持,这是叛军第二大势力。”

    “尤其是萧天佑为当世名将,这才是最麻烦的地方,如今萧天佑孤身逃走,统帅大军全军覆没,萧天佑是不敢回到叛军大营了。”

    “叛军三根支柱,如今已经折断一根,余下剩下的乾侯世子和禀侯,他们就只能够正面决战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我们雄厚的兵力,摆开阵势,正面厮杀,叛军必败。”

    东方神捕兴奋不已,同时也生出了如陈神捕一样的想法,太容易了,只要和窦长生做事,就没有感觉有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乾侯世子出山时,那是何等的风光,神魔嫡传弟子,影响力遍布天外天,各方诸侯当中不知道几人和乾侯世子私通,麾下豪门大族也是暗通曲款,真是步步惊心,一步走错,就要踏入万劫不复之地。

    还有萧天佑这种奇袭胡蛮王庭的当世名将相助,要兵有兵,要将有将,当时那几天东方神捕根本睡不着觉,每想想这种事情,就能够感觉铺天盖地的压力席卷而来,不断挤压着自己的空间,简直让东方神捕窒息。

    再一次回到了上一次灵族使团死亡案的时候,知道商族使者死亡,会被商族神魔杀死时的惊惧和害怕。

    可最后结果呢?

    犹如过家家一样,当世名将萧天佑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败了,没有了后方之忧,道兵源源不断汇聚而来,如今几十万道兵碾压过去,就算是一头猪,如今端坐在帅位上面也能够获胜。

    东方神捕知道自己情绪不对,生出这种简单,轻易就干掉对方的想法,不是敌人太弱了,恰恰相反敌人很强,但架不住窦长生更强。

    窦长生缓缓点头讲道:“我们已经获得消息,相信叛军也会获得消息,不过叛军肯定会封锁消息,你去主动把消息扩散开来,我要叛军上至校尉,下至普通士卒都要晓得。”

    “在派人去后方,把抓捕起来的乾国和禀国的士卒,全部都带到前线来,光是消息扩散他们会心生侥幸,认为我们是哄骗他们,但有人证后,他们就会相信了。”

    “借此重创他们的士气,到时候开启决战。”

    窦长生稳的一逼,没有因为后方获胜,就开始直接浪战,为了围杀萧天佑,动用的兵力可不少,毕竟萧天佑为当世名将,窦长生是非常重视的,官军主要战力大部分都派遣过去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一些诸侯,这一些实力没有弱者,侯爵为武道二品大宗师,伯爵为武道三品老牌宗师,去掉这一些兵力,窦长生论道兵和战将,依然处于优势。

    但窦长生不会轻易开启决战,无数的例子告诉窦长生,以少胜多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如同上一世的孙十万。

    乾侯世子那小贼敢于称呼自己为窦百万,那么就让他品尝一下百万道兵的攻击。

    只是决战打完了,怕是这诸侯会死的没剩几个,战损率实在是太高了,窦长生看了一下己方损失,这一些老家伙真是为了三千年富贵不要命了。

    这不是一件坏事,这一些经验老道的诸侯死亡了,上位的都是年轻一辈,国内处于主少臣疑,新君想要坐稳位置,必须要一段时间过度,这就有了操作空间,这就是他们给自己的机会,好借此整合他们。

    这一些老家伙们,一个个都鬼精鬼精的,体现自己价值时,也在告诉自己他们没有二心,未来家族会团结在窦氏一族门下,成为窦氏一族的家臣,撑起窦氏一族的基石。

    可惜他们错了,未来没有什么窦氏一族。

    不对。

    自己还有一位弟弟活着呢?

    而且还有一位叔叔的女儿活着,是几叔了?表姐还是表妹?

    窦长生给忘记了,这是没办法的事情,当初窦家庄没的太快,自己还没反应过来,窦家庄的亲族就死绝了。

    窦氏一族还有活人呢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败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败了。”

    乾侯世子看着手中的这一份情报,简直不敢置信,手中用力玉简已经被捏碎,碎片开始不断掉落,摔落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向来温润如玉,谦虚有礼的乾侯世子,此刻再也维持不住自信,神色已经狰狞起来,青筋凸显出来,犹如来自地府中的九幽恶鬼,凶狠的讲道:“这是什么狗屁名将?”

    “妄我对他这么信任,可他是怎么回报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轻易的陷入了敌人的包围中,他稀里糊涂的就败了。”

    乾侯世子重重的挥舞着手臂,愤怒的咆哮声响彻四方:“这狗东西,在战局未曾彻底失败时,就直接选择逃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将无能累死三军,他要是不逃的话,敢于拼死血战的话,最后反败为胜犹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咆哮的怒骂,一直充斥良久。

    最后乾侯世子瘫痪在座位上,剧烈喘息起来,粗重的呼吸声不断响起。

    乾侯世子目光凶戾,浑身上下充斥着一股戾气,萧天佑这一跑却是把他给坑了,萧天佑本来就是重要战力,其虽然境界低一些,可手中有半神兵,再加上萧天佑出身将门,精通各种战阵,最为擅长这种军中厮杀。

    论起来统帅相同兵马,曹少阳根本不是对手,必然会败于萧天佑手中。

    双方要是去掉战阵的话,哪怕是手持半神兵,萧天佑也不是曹少阳对手。

    双方擅长方向不同,将门出身的萧天佑不擅长单打独斗。

    这种战力失去,本就让人痛心,尤其是那深入敌后的军队,为了断官军粮道,最终获得胜利,派遣的可都是乾国和禀国精锐。

    这一支兵马的战力,可是占据他们三分之一,如今全部都没了。

    没有了后顾之忧的官军,几十万乃至于上百万道兵一朝冲涌而上,他们怎么挡得住。

    乾侯世子又骂了一句萧天佑。

    “该死。”

    突然间乾侯世子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犹如大梦初醒。

    艹。

    那萧天佑演我。

    萧天佑是什么出身?是九幽冥教。

    窦长生是什么出身?是九幽冥教。

    他们全部都是九幽冥教的人,乃是一家人,自己竟然猪油蒙心了,竟然会相信萧天佑的鬼话,什么报杀父之仇。

    以萧天佑那狗东西的为人,哪里有着这样的气节,怕是早在窦长生赫赫声威下,惶惶不可终日,最后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,直接对窦长生投诚了。

    成为了窦长生一条狗,要是真实情况是这样的话,那么如今的一切,全部都有了解释。

    那狗东西为何这么轻易踏入陷阱?

    为何没有体现出当世名将的风采来?

    因为那狗东西从一开始就是窦长生的狗,来自己这里演戏,获得自己的信任,从而把乾国和禀国的精锐,全部都带入到了包围圈当中,一举葬送了自己获胜的希望。

    乾侯世子下意识已经攥紧拳头,指甲已经深深刺入肉中,流淌出了赤金色的鲜血,很明显乾侯世子也完成了神魔特征【赤金之血】。

    对于这血液和疼痛,乾侯世子根本看不见,也感受不到,所有注意力,全部都集中到了萧天佑,那一股恨意简直要破开乾侯世子的胸膛,化为熊熊燃烧的火焰,把萧天佑焚烧殆尽。

    转念间乾侯世子,却是想到了一件事情,因为要自己击败窦长生,增添自己一方胜率。

    那萧天佑获得了一场造化,完成突破不说,还掌握了一品半神兵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乾侯世子一口鲜血喷出。

    自己一定要把萧天佑剥皮抽筋,千刀万剐才行。

    不如此不能够发泄自己心中的怒火,那萧天佑不光是演了自己,还忽悠到了造化,不能忍,真的不能忍。

    乾侯世子神色狰狞,此刻脸庞彻底扭曲起来,已经不似活人了。

    失态的乾侯世子,阴沉着一张脸,直接大步走出了营帐,然后主动朝着德泽仙域冲去。

    这一件事情绝对不能够这么算了。

    他要报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