猎文网 > 都市小说 > 路痴导游何欢 > 第283章 一条蛇咬了一条龙,还想跑?
    何欢叹了一口气,“他们都是我的前辈,给了我很多帮助。以前做景区导游的时候,是他们争着约我,小白龙是先在导游圈出名的。

    他们把他们的提成,游客的小费分给我。来来去去也经常让他们来接我。包括现在带你们吃饭,餐厅都是他们推荐的。这是一个互帮互助的群体。

    我没想到大家一边夸我一边去骂他们。我可以理解他们的愤怒。

    他们说得对, 很多旅游学院的老师都是这么教的,大家都是这么说的。你看这满大街的胖金哥胖金妹店,说明官方都承认了。

    旅游初期,为了快速把一个地方宣传出去,为了让游客迅速融入一个新环境,就会开一些玩笑,随便胡扯一些浅显易记的东西。

    游客也不在乎真假, 只要开心就行了。说多了说久了就成了真的。

    到云州一个地方就有一个称呼。都是对游客的。阿诗玛阿黑哥, 金花阿鹏哥都是影视人物名字。

    包括现在的格桑花, 都是对游客的。大家私下肯定不这么叫。丽江就是胖金哥胖金妹,版纳就是骚多哩猫多哩。民间都不是这样叫的。”

    何欢叹了一口气,“但大家也这么讲了这么多年。我应该跟自己的游客讲就好了,不该当众去反驳她。没有同行这样当众拆台。

    但是我当时就是想反驳。因为刚刚从那家摩梭人家出来,我就是想要维护一些什么,不想少数民族的文化被污蔑被曲解。但是我也没想伤害他们。”

    龙腾用力一点抱住他,“明明是個聪明人,为什么时常冒傻气呢?”

    “我是傻呀,所以大家特别照顾我。都知道我迷路,但从来不告诉游客,我讲解,他们给我带路。他们也说我讲解得好。但我这次真的伤害到他们。

    他们从没用我的短处攻击我,而是包容我,替我掩饰。我却用我的长处当众攻击了他们。现在全网都在攻击他们。”

    龙腾抱着他,“你也没有错,只是你说的话太容易被放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说出来, 何欢感觉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“还做导游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做?”

    龙腾抬头看着他,一会儿又低下头。

    两个人静静地抱着。

    如果明天一早不用带团, 就想这样待着。

    但是明天还得去香格里拉,何欢掏出手机看看,都快十二点了,轻声说: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何欢离开她的头顶时,轻轻在她头顶一吻。

    不知道她有没有感觉,反正她低着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两人牵着手回到酒店。

    何欢在群里问大家都回来了,让他们赶紧睡,明天早起。

    上楼,送她到房门口,微微一笑,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龙腾看着他,游客没有疲惫,他是有点疲惫了。

    望着他的背影,过了一会儿,才轻轻关上门。

    清晨六点多,看见龙腾出现在走廊上,何欢在天井的树下仰起头来, “我就知道龙姑娘起得最早, 带我去纳西奶奶家吃早餐。”

    看着这个阳光微笑的男人, 仿佛那些疲惫和委屈都像一场梦, 被他深埋进了昨夜。龙腾望着他,走下楼梯。

    两人走出客栈,何欢伸过手去牵着她的手。

    清晨的古城空旷寂静,只听见两人脚踏石板的声音。

    纳西奶奶看见他们,又看看他们拉着的手,满脸皱纹像波浪一样漾开。

    “阿嬷奶。”何欢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纳西奶奶拉着他们的手,让他们到屋里坐下,怕外面冷。然后就去给他们做早餐。

    他俩吃着的时候,奶奶就坐在门口满脸笑容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何欢又装了二十个粑粑,奶奶拉住袋子,连连摆手,又拍拍嘴巴。

    嘴里说了什么,何欢也听不懂,但觉得她应该是觉得他每次买这么多粑粑,根本吃不了这么多,是为了支持她的生意,瞎买。

    看她激动的样子,何欢哭笑不得,连龙腾也笑了。

    何欢只好拿出自己的导游证给她看,解释:“我是导游,不然您以为我为什么隔几天又来了?这是我给我的游客买的。”

    奶奶也听不懂汉语,两人交流了半天,才勉强明白。奶奶这才放了手,又拍拍他的手。

    依依不舍地站在门口,目送他们。

    何欢跟奶奶挥挥手,走出巷口,看着龙腾笑道:“以后想来纳西奶奶家都要请龙姑娘带路了。”

    龙腾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手牵着手到客栈门口,何欢在群里喊道:“下楼吃早餐!我给你们泡茶!”

    走进客栈,龙腾轻轻抽出手。

    游客们哈欠连天地下来,看着元气满满的小白龙,“小白龙!你好早啊!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佩服你!你每天精神怎么那么好!”

    龙腾看他一眼,默默上楼收拾行李。

    等大家吃完了上去收拾行李,元元父子俩提着行李箱下来,坐到他面前,高兴道:“小白龙,我让我老婆撤销投诉了。”

    何欢抬头看着他,给他倒了一杯茶。

    男人颇有男子气概道:“我说她不撤诉我就跟她离婚,她就撤了。”

    何欢看他一眼,“我又不是你儿子,别攀扯我!”

    男人连忙笑道:“没有,小白龙,我就是那么一说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自证清白,她投诉的问题我还是要让旅游局调查的。”

    男人看着他,笑容消失,满脸疑惑。

    元元也看着他,一脸可怜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不放过她,是我不希望大家心里存着疙瘩。她对我有很大不满,那就解开了。我只是个导游,我负责你们这一次的旅行,我并不管你们的家务事。”

    何欢看看元元,“就算我提了一些意见,那也只是意见。做决定的是你们自己,不要把责任推到我身上。

    伱们都是成人,不要搞得好像你们的问题都是我造成的,结果也是为了我一样。我承担不起!

    我只是导游,你们只是游客!一生可能也就相遇这么一次。”

    两人看着他,元元一脸伤心,粑粑都吃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无论离婚,还是转学,都跟我无关。一个成年人不要把自己的事扯到别人身上!让别人成为责任人!但她的投诉跟我有关,她撤诉了我也要讲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抬头看见龙腾站在栏杆前,何欢连忙上楼。

    元元转头看了看父亲,咬着嘴唇。他无法劝小白龙哥哥放下,毕竟一直咬住不放的是他妈妈。元元父亲也沉默着,举起茶杯喝了一口,又咬了一口粑粑。

    何欢提着她的行李箱下来。

    等大家都下来了,退了房,冯师傅车也开到路口了,何欢带着大家去路口上车。

    旅游局打来电话,何欢让那个大哥在前面带着游客过去,停下接电话。

    “小白龙!游客撤诉了!”工作人员欣喜地说。

    “她撤诉了,我没有,我要跟她把这件事情前前后后理清楚。”

    工作人员懵了,“小白龙,这又是何苦呢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她想咬我就咬我,她放口就放口,我还要感谢她口下留情。”何欢道,“下团后我就去旅游局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龙腾看看他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这个人真犟啊!龙腾抱着百合微微笑了。

    往外走着,周总也打电话来报喜:“小白龙!你不用担心了!好好带剩下两天吧!游客撤诉了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但我还是要回去跟她对质。”

    周总不理解,“游客已经撤诉了,你还对什么质?”

    “一条蛇跑过来咬了我一口,她松了口转头跑了,我就要放过她?”

    “小白龙……”

    周总突然觉得景缘是不是庙有点小了,盘不下这条龙了!

    当导游做服务,谁不是希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!他这是真能惹事也真不嫌事多啊!

    导游们现在对他颇有微词,认为他太狂了,但鉴于现在的品质团和导服费都是他争取来的,所以景缘旅行社的导游还是闭住嘴没说话。

    但导游圈确实感到更不好混了!

    往下混,游客越来越精,往上混,没有小白龙这样的胸腹这样的嘴,也难呼吸到上面的空气。

    但周总跟导游们一样,毕竟小白龙身上还有好处,只能等他回来再好好劝劝他。

    “好吧,回来再说。”周总挂了电话,“年轻人就是火气大!怼完同行怼游客!别人不惹他他也要去惹一下!”

    上了车,何欢满脸笑容道:“我们今天去香格里拉!”

    大家十分开心,看到他们的笑容,何欢也笑了,“今天海拔会逐渐爬升,所以大家不要过于激动。

    丽宁公路是盘山公路,而我们今天要走的丽香公路是峡谷公路,还是四个小时左右,预计中午到达香格里拉。沿途的景色非常美。”

    游客们更期待了,他们从不怀疑小白龙说的。

    旅游车一路离开丽江,天蓝如镜,白云一团团傍着青山。

    何欢说:“那上面在修高速,打隧洞。但是隧道打多了,虽然时间上大大缩短了,但是就只能在山的肚子里穿行。

    就不能像我们今天这样沿着玉龙雪山和哈巴雪山,在金沙江边行走。美景是需要付出一些时间的。

    今天我们可以看一看,金沙小妹在两个哥哥的看守下,是多么不容易,才穿过两个哥哥的重重关隘。”

    游客们大笑起来,又能听金沙小妹的故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