猎文网 > 言情小说 > 为科学奋斗 > 第63章 风停雷消
    “什么我喜欢的女孩子。”沈长安见几位工人朝自己走来,“等下慢慢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两位先生,刚才真的太谢谢你们了。”中年工人从衣兜里掏了掏,掏出一把叠得整整齐齐的钞票,“车被撞了这么大一个坑,要花不少钱去修吧?”

    “我们钱不够,这些您先拿着,回去后我们凑一凑,一定不会让你们吃亏。”中年工人面上带着几分愁苦之色,虽然从死亡边缘逃离,但是修车的钱,对他们也是一笔很大的开销,“这是我的电话号码,请您放心,我们一定不会逃债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沈长安把钱跟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推了回去,“这个跟你们没有什么关系,由肇事方全款赔偿,所以修车这方面,你们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中年工人既高兴又有些忐忑,“您不是为了帮我省钱,骗我的吧?”

    “哪能呢,不信你问我们老板。”沈长安扭头戳了戳道年,“老板,是吧?”

    突然变成沈长安老板的道年面对几双灼灼的眼睛,默默点了一下头,家里的年轻崽就算有些调皮,在外面也不能落他的面子。

    “看吧,我们老板都发话了,所以你们完全不用担心。”沈长安摆了摆手,“大家都早点回去休息,外面太冷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裹紧了身上的外套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真的太感谢你们了。”中年工人想向坐在轮椅上的年轻人道谢,但不知怎么的,就是觉得对方气势非凡,自己跟他说一句话就是亵渎。他扭头把钱塞进沈长安手里,拎起油漆桶就一路飞奔,很快就消失在街角。

    看着其他几个工人跟着中年工人一起奔跑的模样,沈长安拔腿想追过去,可是又不放心道年单独坐在车外,他看了看那些工人离去的方向,又回头看了看道年,叹了口气,把钱塞进外套,弯腰把道年抱进车里,把轮椅放进后备箱。

    常常被沈长安抱来抱去,道年已经学会了调整姿势,让沈长安抱得更舒服一点。上了车以后,沈长安把钱从外套口袋里掏出来,这些钱有一百面值的,也有几十块一块的,他甚至看到了四张五毛的。

    看来这些工人是真的把所有钱都掏出来给他了。

    数了数金额,这笔钱总共有一千一百多,沈长安用手机打开捐款平台,凑了个整,给免费午餐公益项目捐了一千二百块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沈长安见道年还在盯着自己看,他想了想,把那厚厚一叠钱递到道年面前:“你要?”

    道年: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那你盯着我干什么?沈长安心里犯疑,偷偷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颊。

    “刚才的话题,继续。”道年从保鲜柜里拿出一盘水果,放到沈长安手里,“慢慢讲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的话题?”沈长安楞了一下,随即反应过来,“你是问蔡冉啊?”没想到道年看起来冷冰冰,对八卦还是挺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蔡冉是我大学同学,人长得漂亮,又有才华。不仅动手能力强,还有创新精神,还在大二大三的时候,就有教授想收她做学生,特别的厉害。”

    沈长安多夸蔡冉一句,道年的脸就冷一分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个发酒疯的人叫曹进,他喜欢蔡冉,就整天送花或是搞什么告白仪式,还经常尾随她外出,弄得蔡冉烦不胜烦。我跟蔡冉关系还不错,为了让曹进死心,蔡冉就谎称她喜欢的人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曹进这个人,会不要脸到这个地步,追求蔡冉不成后,他觉得蔡冉丢了他的面子,把我跟蔡冉一起恨上了。”说到这,沈长安耸了耸肩,“这种男人,拿着喜欢当借口,做着骚扰女孩子的事,最后还觉得自己受了天大委屈,你说过分不过分?”

    “你对她就没有半点男女之情?”

    “任何男人在蔡冉眼里,都比不上学习重要。”沈长安连忙摇头,“我才不要做她跟学习之间的第三者。”

    道年垂下眼睑,对沈长安这个说法耿耿于怀,长安只说蔡冉最喜欢的是学习,却没说他有没有喜欢过蔡冉,难道……

    他还是对她有过男女之情?

    乾坤阴阳,男女搭配,是再正常不过的事,长安若是喜欢……

    道年一把拿过沈长安手里的果盘,塞回保鲜柜里。

    只吃了两块的沈长安迷茫地看着道年:“道年?”

    “晚上了,吃太多甜的对牙不好。”道年一脸冷漠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睡觉前要刷牙的。”沈长安笑眯眯地把果盘拿了回来,用小叉顺手喂了道年一块,“这水果切都切好了,今晚不吃,明天就坏了。农民伯伯种植水果不容易,我们不能浪费粮食。来,张嘴。”

    道年扭头不理他。

    “再吃一块嘛。”沈长安把香甜的草莓喂到道年嘴里,“你心情不好,是不是那些爷爷奶奶说了什么让你不高兴的话。”

    道年扭头看着他,深邃的双眼中似乎饱含着千言万语,又仿佛能包容一切:“没有,他们都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这是怎么了?”尽管看过无数次这双眼睛,也感慨过无数次,每次对上道年这双眼睛时,沈长安都舍不得移开自己的视线,有时候他甚至觉得,这双眼睛能把他溶进去,他要安眠在这双眼睛中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本该让人感到害怕,但沈长安却莫名觉得,若真能躺在这双如浩瀚星空的眼睛里,似乎并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很好。”道年垂下眼睛,语气与神情都恢复了平日的冷漠。

    沈长安把脑袋凑到他胸口:“真的?”

    道年懒洋洋地靠着椅背,懒得把沈长安的脑袋推开,干脆闭目不言。

    看来是真的不开心了。

    沈长安仔细回想今晚做过的事,小声问:“道年,你是不是在担心我下车后,会被曹进找麻烦,所以生气了?”

    道年:“我知道,他找不了你的麻烦。”

    看来道年对他的能力还是很信任的嘛。

    沈长安咧嘴笑了笑:“那你是困了?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闭嘴不要说话。”

    沈长安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过了五分钟后,沈长安再次开口:“道年,我给你讲个笑话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听。”

    “听听嘛。”沈长安伸手揽住他的脖颈,“你不高兴,我做什么事都没劲。”

    道年缓缓睁开眼睛,看着浑身上下都是鲜活劲儿的青年: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,真的。”沈长安连连点头,“所以你要不要听?”

    “讲。”

    “孙悟空一个筋斗就是十万八千里,速度非常快。但是有天他跟曹操赛跑却输了,你猜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道年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说曹操,曹操就到啊。”沈长安拍着膝盖笑,“再给你讲一个,北极熊与企鹅在一起聊天,北极熊忽然死了,你知不知道为什么?”

    道年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企鹅给北极熊讲了一个冷笑话,北极熊被冷死了。”

    道年默默扭头,伸手拿了一件外套搭在自己膝盖上。

    沈长安:?

    “冷。”道年面无表情,“我不想变成被冻死的北极熊。”

    沈长安:???

    道年这是在嘲讽他的笑话太冷?

    神荼听着沈长安嘻嘻哈哈把先生的情绪从愤怒哄到平和,忍不住摇头,能把先生惹生气,又哄高兴的人,除了沈长安大概没谁了。

    回到他们住的院子,沈长安忽然拍了一下自己脑袋:“哎呀,光顾着跟你聊天,把正事忘了。”

    道年抬起眼皮看沈长安,他比正事还重要?

    掏出手机,沈长安拨通吴玮的号码,他跟大学同学断了联系,就连蔡冉都没有联系,吴玮肯定知道她最近的情况。

    电话拨通后,刚响了两声,就被吴玮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长安,你最近是不是出差了,我今天上午来民服办公室找你,他们说你这几天都不在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帝都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!卧槽!你终于想通,愿意回去了?!!”

    吴玮激动的声音在手机里响起,沈长安把手机拿得离自己耳朵远了一些,用遥控器打开了电视,调到道年常看的科教频道,就把遥控器放到了桌上。

    等吴玮不再那么激动以后,沈长安才继续开口道:“我只是到帝都办事,过几天就回梧明市。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一下,你现在有没有时间?”

    “有,你尽管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最近有没有蔡冉的消息?”

    正准备给沈长安递零食的道年,听到“蔡冉”两个字,把手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蔡冉?她跟着教授在做一项专利研发,听说教授可能带她进国家科研部门,厉害着呢。你怎么忽然想起问她了,难道是……”吴玮在手机里发出暧昧的笑声,“看来是春天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瞎开玩笑,小心蔡冉知道,会揍死你。”沈长安把晚上发生的事,跟吴玮讲了一遍,“我担心曹进小心眼,在背后做些什么小手段,影响蔡冉以后的发展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蔡冉参与的项目,国家挺看重的,曹进家就算有钱有势,也不敢对项目做手脚。”吴玮犹豫了片刻,“不过曹进这个人脑子不太正常,现在新闻上那些偏激的人也不少,要不你去提醒一下蔡冉,让她多加小心?我跟蔡冉关系一般,她还因为当初你的论文被我盗用的事,把我骂了一顿,我怕打电话过去,她会直接把我拉黑。”

    沈长安沉默片刻:“我这不是跟大家断了一年的联系,怕打电话过去,会被挨骂嘛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怕就对了。”吴玮幸灾乐祸道,“你赶紧地吧。”

    听着手机里的嘟嘟声,沈长安烦恼地抓了抓自己头发,长长叹息一声,整个人往沙发上一躺,脑袋抵在了道年的腰间。

    道年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你跟关系暧昧的女人打电话,还要靠在我身边?!

    窗外电闪雷鸣,暴雨似乎即将降临。刘茅、神荼、老赵齐齐缩在角落里,看着天空中闪烁的雷云吓得大气都不敢出。

    天道发怒了!!

    再看还靠着先生腰间玩手机的沈长安,他们三人继续往后缩了缩,无知的人,真是太幸福了。

    沈长安换了手机跟号码以后,却没有删去朋友们的联系方式,他翻出蔡冉的手机号码看了很久,深吸一口气,拨了出去。

    手机响了很久,终于被人接了起来:“你好,我是蔡冉。”

    “蔡冉,我是沈长安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忙音,沈长安目瞪口呆,这是什么操作?等他再拨过去,手机提示拨不通,很好,他被拉黑了。

    “道年。”沈长安趴在沙发上,把手伸到道年腰腹部,“把你的手机借给我用一下,我被朋友拉黑了。”

    他等了半分钟,手机没有递过来。

    “道年?”他坐起身,疑惑地看向神情冷漠的道年,“我手机借给你用,你的借给我用一下。”

    道年盯着他看了三四秒,把手机塞到他手里,把他的手机拿走。

    沈长安又躺回了原位,继续拨打蔡冉的电话,手机响了几下后,被蔡冉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蔡冉,你别挂,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说!”怕蔡冉又把自己拉黑,沈长安赶紧强调,“蔡姐,姐姐,我错了,你先等我把电话说完,行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电话里传来蔡冉一声高冷的笑声。

    沈长安后背一凉:“当初忽然跟你们断了联系,是有原因的。具体是为了什么,我不好跟你解释,但你要相信,我并没有拿友谊当儿戏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蔡冉沉默了片刻:“你这一年,过得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沈长安,“你呢?”

    “反正比你好。”蔡冉语气有些别扭,“你有什么事要跟我,说完赶紧滚,我还要忙着做数据,没时间跟你这种一言不发就消失的白眼狼说话。”

    沈长安赶紧把曹进的事情跟蔡冉说了一遍,然后向蔡冉道歉:“世界上最漂亮最聪明的冉冉姐,我真的知道错了,你原谅我这一次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沈长安,你特么都二十三岁的大男人了,能不能不要在老娘面前用撒娇这一招?”蔡冉在电话那头骂了几句,“行,明天中午我有时间,你跟我好好说清楚,不然咱们这条友谊的小船应该劈了当柴烧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中午啊?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不愿意?!”

    “愿意,愿意。”沈长安连忙道,“不过我想带一位很重要的朋友过来,你介意吗?”

    蔡冉沉默了两秒:“很重要的朋友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长安扬起脸看了眼僵着脸的道年,“非常重要。”

    蔡冉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:“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道年低头看了眼偷偷松口气的青年,顺手点亮沈长安手机屏幕。

    手机锁屏图片,是他跟沈长安的合照。

    照片上,沈长安笑得露出了一口白牙,他低头看着书。

    用拇指轻轻摩挲了几下屏幕,道年把零食塞到沈长安手里:“吃完记得刷牙。”

    窗外月色皎皎,风停雷消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抱紧自己的老赵、刘茅、神荼:害怕!